施密特三星摩托罗拉谷歌CEO佩奇:要把梦想当做习惯去培育_我的网站

施密特三星摩托罗拉谷歌CEO佩奇:要把梦想当做习惯去培育

点击:
寿司喇叭音乐时尚音乐风 艾炫MAKI寿司喇叭震撼2011中国消费电子展单片机器件模块微芯科技扩展具备纳瓦技术的电源管理解决方案英特尔以色列纳米英特尔升级芯片厂获以色列2.95亿美元补贴网游中小企业巨人史玉柱:企业冬天转型容易摔跤诺基亚基带处理器专访瑞萨电子掌门人:诺基亚modem会不会好吃难消化?白炽灯爱迪生灯丝节能灯获政府补贴 迎来黄金爆发期处理器芯片苹果苹果iPhone5或将安装双核处理器对话李彦宏:小公司巨贾突然暴富中国接线端子产业结构发展的概述

当时Google公司宣布,联合创始人之一的佩奇从4月4日任公司CEO,时任CEO的埃里克·施密特(EricSchmidt)去职后留任执行董事长,谷歌维系10年之久的“三巨头”的权力格局发生质变。此前,公司的决策方式一直沿用三寡头“共治”的模式:施密特、佩奇以及另外一位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Brin)共同决策。

半年之后,这位38岁的CEO宣布,13岁的Google将以约1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老牌的摩托罗拉移动,这宗Google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并购,发生在佩奇正式任职仅仅4个多月后。无论并购的结果如何,这宗交易佐证了IT业的一个说法,Google真的就快变成佩奇“一个人的公司”了。

集权

相比较东欧移民布林,佩奇的权力欲望更强,他更倾向于由自己领导公司。

Google创立伊始,CEO一职就由佩奇出任,直到2001年,他接受忠告,聘请了职业经理人施密特出任CEO。因为众多投资人不放心将大笔金钱交给两个创意男孩,他们当时太年轻了,媒体将此比喻为两个人需要“成人监管”。

施密特曾在Sun、Novell等IT公司担任过CEO,拥有让投资者们感到安心的履历。据说,在Google于2004年8月上市前,华尔街仍对两位创始人持怀疑态度,直至与施密特会晤后才打消顾虑。

不过,“看护期”终究会有结束的一天。早在一年多前,外界就盛传佩奇与施密特的关系相当紧张。

紧张可能不仅关涉权力分配,更与Google的境况相关——社交网站Facebook迅速串红,开始分食搜索的广告市场;苹果借着软硬件集成的时尚产品,创造了令IT界艳羡的业绩,更把握着移动互联网领域的重要入口;Groupon、Twitter开始成为用户的新宠,都强烈地表示无意成为Google的一部分;Google甚至不再是IT专业毕业生的首选——尽管公司的营收还在以24%速度增长,拥有超过1600亿美元的市值。

2011年初,谷歌的一纸公告,宣布平稳运转了10年的权力格局终结:出任CEO的佩奇掌握了全面负责公司日常运营的大权;施密特主要负责与合作伙伴、政府部门沟通等外部事务;布林则主要负责新产品等战略项目。

施密特说,这是在长期讨论“如何简化管理结构、加快实施决策步伐”后作出的决定,然而,官方说辞背后只有一个简单的真相:佩奇将同时负责Google的产品和技术,公司此后他一个人说了算。

此前,佩奇更多是以一位技术型的IT富豪的面目出现,人们不太习惯于他管理者的形象,何况他有自己的性格弱点。外界盛传他喜欢分析产品,一向蔑视营销和公共关系,不擅长公开演讲,不善于与华尔街分析师打交道。当佩奇回到CEO职位上,华尔街对他如何带领公司前进充满好奇,于是,在正式任职10天后他露了面,不过仅仅闪现了3分钟,说了些“对一切都倍感振奋和激动”之类无关痛痒的话,就把话筒转给CFO,转身离开。

但是,人们似乎都很清楚佩奇要做什么。

出任CEO的消息一公布,分析师们就猜测他会加大谷歌在搜索和移动业务领域的投入力度,同时涉足社交网络市场,这些都很快就得到了应验,新的社交服务Google+在6月亮相,并获得不错的评价,此外,就是并购摩托罗拉移动。

一连串大事件的迅速决策与实施,初步显现出佩奇目标明确、行胜于言的领导者气质。这在并购摩托罗拉移动的案例中尤为突出,他用不着银行家们开列一堆清单,就很清楚自己要买什么。

执着

佩奇之所以能独掌Google,另外一个因素或许在于他的性格。

美国科技博客BusinessInsider最近披露了这样一件事。2007年,Google宣布以3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DoubleClick,但公司遭遇了一个棘手问题,它必须找到DoubleClick旗下公司Performics的方式,Performics与Google有直接利害关系,运营它有可能引发反垄断调查,高管决定从DoubleClick分拆出Performics,并将其出售给阳狮集团。

在高管层内部,只有佩奇一个人反对这一做法,他打算保留Performics实验一下,看看将会有怎样的发展,而这次冒险的代价是,谷歌可能无法通过反垄断调查,最终,稳健的高管层否决了他的建议。

稳妥的解决方式可能并不会是佩奇欣赏的风格,他希望以现有的资源,获得追求更大的成功。

有传闻称,当佩奇于一个月前与摩托罗拉移动CEO桑杰·贾(SanjayJha)进行接触的时候,原本讨论事项仅限于收购专利,有人猜测,是佩奇而不是急于脱手亏损业务的桑杰·贾主动提出将这一交易更进一步。如果传闻得到证实,这就意味着,佩奇希望获得硬件业务——显然他也清楚这对于Android伙伴有潜在影响。

《纽约时报》援引业内人士消息指出,拥有8000个无线专利、10000个待批准专利的InterDigital公司也准备转让,与摩托罗拉拥有约24500万个专利(其中已有专利约17000个,正在申请中的专利约为7500个)相比,其实也差不太多,而且目前市值仅有30亿美元,没有亏钱的硬件业务。如果仅仅想吃鸡蛋,不一定非得要把下蛋的母鸡买下来。

事实上,佩奇一直对于移动互联业务青睐有加。

2005年,谷歌以50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Andorid,曾被誉为公司并购历史上“最棒的一笔交易”,从完成交易到Android平台的发布不到3年的时间,Android已经成为世界上最流行的智能手机平台。这一切的幕后推手就是佩奇,他还曾主张谷歌积极竞购美国无线频率资源,谷歌在2008年还曾宣布投资5亿美元用于建设一个全新的、全国性、基于速度更快的WiMax无线技术的无线网络。

而佩奇在移动业务策略的分寸拿捏,可以佐证其商业上的一些精明算计。2005年收购Andorid之后,Google曾一度对于进入手机市场保持低调,据说直到2008年,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才发现苗头不对,当乔布斯看到Google手机样机后,他称自己成为“受骗者”。

有意思的是,彼时施密特就是苹果公司董事,他声称Google的一些收购他完全不知情,包括谷歌地球的前身Keyhole和操作系统Android,并强调自己从没有误导过乔布斯。到了2009年,施密特不得不退出苹果董事会,当时乔布斯直言不讳地解释了原因,“随着谷歌进入苹果的核心业务,例如推出Android和Chrome系统……由于可能存在利益冲突,施密特将不得不回避我们很大一部分会议。”

假设施密特都不清楚佩奇在移动业务上的野心,那么,可以想象,对于谷歌收购摩托罗拉移动之后究竟会走多远,佩奇恐怕也不会向外界表露。但是,当他决定了方向,未必会太顾忌合作伙伴们的想法,要知道,此前谷歌也被认为是苹果的重要伙伴,更何况,三星或者HTC,也一样不会把Android平台作为唯一的赌注。

自信

BusinessInsider曾罗列了Google的16宗并购,虽然当时在“铁三角”的决策机制下,很难判断佩里在其中承担了怎样的角色,但是,至少有个细节需要注意:过去十年,谷歌最大的并购就是2007年对DoubleClick的交易,价值31亿美元,但所有并购加起来不过80多亿美元。

而佩奇接管GoogleCEO不到半年,就出价125亿美元进行收购,一下子打破了绝大多数业内人士的想象空间。

本次收购相对摩托罗拉移动之前的股价,收购溢价高达70%。要知道,佩奇是一个对于数字非常敏感的人。《FastCompany》曾记载了他一则轶事,谷歌销售主管尼克什·阿罗拉(NikeshArora)曾向佩奇汇报:“12天内我走遍了9座城市,慕尼黑、哥本哈根、达沃斯、苏黎世、新德里、孟买、伦敦和旧金山。”佩奇沉默了5秒钟后说:“只有8个呀!”

如何判断收购成败为时尚早,但是之前收购Android的经验,也许是激发佩奇内心自信的源泉。

佩奇在博客中如此形容Android的成功,“不仅极大地拓展了用户的选择空间,而且还改善了用户的整个移动体验。目前,全球有超过1.5亿部Android设备被激活,每天激活的设备数量高达55万部,这些设备遍及全球123个国家和地区的231家运营商的网络上。”

或许,需要很久才能知道125亿美元的报价是如何出来的。如果这宗收购案顺利成行,Google能跳出搜索,跳出电子邮件,尝试探索新的业务平台。但要知道,摩托罗拉移动业务最近4年从来没有盈利过,他的业务主要局限在北美,在智能手机业务领域也不再是第一梯队,即便是作为一项独立业务,如何扭亏为盈,确立其领导地位,也是一个待解的课题。毕竟2008年,摩托罗拉移动豪赌Android,将Android作为其全部智能手机的唯一操作系统,坦白说,它没有赌到良好的业绩,但赌到了一场不错的婚姻。

而作为一家拥有2.5万名员工的互联网巨头,Google在佩奇的领导下,一直在积极利用其广阔资源拓展新业务,相信这宗并购仅仅是他独掌大局后的起点。谷歌的项目单上,还有一些项目投入巨大或不现实曾经遭到投资者的猛烈批评,如自动驾驶汽车和投资50亿美元参与建设离岸风力发电站的计划。

事实上,早在密歇根大学念书的时候,佩奇就开始追寻一些疯狂想法,他曾设想在校园内建造一套个人快速运输系统以代替公交。“我直到现在还想着很多有关交通的问题,你不要放任梦想,而要把它当做一种习惯去培育。现在人们花大力气干的很多事情,如做饭、保洁、开车,今后只会占用很少的时间。”

他曾在母校的毕业典礼上如是说,并且向他的学弟学妹灌输这样的想法,“如果我们‘漠视不可能’,就能找到解决方案。”


半导体日月台湾凯雷放弃60亿美元收购台湾日月光半导体公司音频东芝汽车东芝推出两款新的高性能 CD-MP3 处理器经济地方政府中国经济各地两会上频现GDP翻番字眼引发经济过热隐忧海力士看好存储器价格反弹 台厂注入强心针出货量净利半导体展讯公布第三季度业绩报告 同比增1.5倍产品市场中国BakBone的IDP之路:BakBone总裁兼CEO访谈三星弯曲显示屏三星LG展示可弯曲OLED和电子纸显示屏Windows仿苹果开商店 iPad巨大收益让微软眼红可调电压工艺宏力半导体发布0.18微米电压可调CDMOS制程工具包

0.3338010311126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