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人才腾讯移动互联网:谁是Mr.Right?_我的网站

公司人才腾讯移动互联网:谁是Mr.Right?

点击:
富士通产品半导体富士通推出含16位和32位微控制器在内的共113款产品嵌入式平台科技MIPS科技加入开放嵌入式软件基金会(OESF)CDMA版iPhone 4改进内部设计三星支出资本晶圆三雄拚市占 砸百亿美元扩产万方科技有限公司北京GPS产业内部面临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困扰电极工序突起厚度减半!新型印刷电路板亮相日本请问:有没有SMT的群,我要加,大家一起研讨问题.静电飞利浦器件飞利浦静电放电保护二极管无锡产业项目无锡2011年物联网产业总收入将逾600亿元
中国移动互联网最激烈的争夺并不在于运营商、操作系统和热门应用,而是可怕的人才供给不足。

  在过去4年里,苹果卖出了超过1亿部iPhone系列手机。这些销售出去的手机背后是至少数千万的用户,他们因iPhone改变了手机使用习惯。过去只用手机打电话、发短信、玩简单手机游戏的人,现在可以在苹果公司的应用商店App store内的40余万应用程序中寻找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整个手机行业的运营模式因此改变。直观的感受是,几乎在任何场所都有人一直紧盯着手机屏幕;来自苹果公司的数据则说,共2亿iOS用户从App Store中下载了150亿次应用程序。

  王猛的职业生涯也因iPhone而改变,他是App Store内应用程序的开发者。因为他做过大量外包项目,所以很难统计他参与过的应用具体的下载数量。笼统地估计,大约占了150亿次应用中的几十万次至上百万次。

  王猛是中国第一批iPhone应用开发人员。2007年,iPhone刚推出时,有欧美客户找到王猛所在的手机软件外包公司,要求开发iPhone应用。那时他所在的公司并没有懂iPhone应用开发的人,由于王猛自己是iPhone手机和苹果电脑的用户,于是公司将项目交给他来主导。这个原本做Flash开发的程序员,由此开始了iPhone应用的开发。

  在中国,据称有超过10万人在做着与王猛类似的应用开发工作。苹果的App Store一直是他们最重要的市场,谷歌、微软、黑莓等公司的类似平台最近也保持着较快的发展速度。这些中国的开发者,大多由一个一个不大的团队组成,小的为只有一两个人的工作室,公司化运作的也很少有超50人的。有统计说,在中国的开发者群体中,个人开发占了42.1%,15人以上开发团队只有11.8%。

  这10万人中,核心团队大多是从其他开发平台转化而来,基层人员通常是由刚毕业的大学生组成。在过去4年间,他们迅速完成了职业的选择及转变来赚取这个看起来比传统PC软件大得多的市场。即便如此,这10万人也远不能满足行业需求。掣肘之处在于,苹果公司可以让其平台上每年新增十余万个应用程序,但这个行业的人才最基本的培训周期也要5至15个月,而真正变成“熟手”需要更长时间—在传统软件行业中,这不是一个会被认为缓慢的周期,但对整个产业的真正发展只有4年历史的应用开发领域,如果有了一个好的创意但执行的开发者要一年之后才能到位,这是让创业团队及投资者都无法接受的事。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只能抬高加码从竞争者那里挖人。

  但对这个行业来说,有经验的开发者一个人也能开始创业之路,这让大公司及有实力的创业团队挖人也颇为困难。王猛也开始了自己的个人开发之路。他辞掉公司的工作,自己在家接外包项目,开始创业。他的团队只有两个人,他负责外包项目的程序开发,他的女友负责美工。“外包项目是按工作量计算的,平均每天一千元,一般一个项目得做2到3个月。”王猛对《环球企业家》记者介绍说,iOS系统手机应用的外包价格基本上也是这个水平。两个人一个月能赚3万元,他们间接通过苹果公司获得了不错的收入。

  这样的收入不停地送上门来。“不断会有新的项目通过客户或朋友找来,钱来了又不能不赚,很矛盾。” 王猛一直想能休息一下,年初他的脊椎因劳累产生了点问题,曾想停下来,然后想想将来的打算。“做外包不是一辈子的事,其实很想做自己的产品。”

  今年年后,经朋友介绍,他加入了一家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月薪2万元左右,算起来收入与自己干时差不多。为了吸引他加入,这家公司还给了他一些不知能否兑现的股份、期权。也有一个在美国西雅图的工程师职位曾向他抛来橄榄枝,开出了8万美元的年薪。

  实际上,王蒙的经历几乎见证了应用开发这个行业在过去4年中从冷门生意,变成大公司、创业者、风险投资蜂拥而入的历程。王猛当时入行时没有想到,围绕着移动互联网的整个行业环境会发展得如此火热,随之而来手机应用开发这个领域内的人才在两三年之后会变得异常抢手。现在,平均待遇早已超过互联网其他领域的技术开发人员。对于很多有资金实力的公司来说,问题只在于能否找来有实力的开发人员,而不是为此付出多少薪水。开发成本只有10万欧元的《愤怒的小鸟》从各大应用商店中赚回5000万欧元的示范,足以让参与其中者对自己开发的产品盈利前景展开疯狂想象。

 借助行业的发展,移动互联网开发人才的需求也有了爆发性增长。现实是很多公司在招聘移动互联网开发人才时强烈感觉到了“人不好招”的问题,即使有高薪也不一定能保证招到合适的人。在供求之间,也产生了巨大的缺口。需求爆发的太快,入行的新人相对来说还是杯水车薪,而优秀的iOS或者Android开发人才也并不愁找工作,他们通常已经有多家公司开出优厚条件邀请加入。

  据摩根士丹利的研究报告称,未来几年内全球移动互联网的市场规模将至少达到PC互联网的两倍。截至今年4月份,中国手机上网用户突破了3亿,手机上网用户在全国互联网用户中比重不断提升,占到66.2%。其中,只使用手机上网的用户为4300万,占到全部互联网用户比重接近10%。无论是传统的互联网公司还是进入的创业公司,都希望能在移动互联网这个新市场上“分一块蛋糕”。

  但在人才供应上,大学教育并不能解决现实难题。大学生们在计算机系里学习基本的编程语言,比如Java、C、C++等,但缺乏实践,往往还停留在书本的理论上,离现实世界的用户需求和产品化思维还比较遥远,而且基础课程也容易被学生忽略。只有少数学生出于兴趣会在基础课程之外,学习相关的移动开发知识,泡论坛、写代码,设计页面,做出应用来让大家试用收集反馈再改进。这些初学者对移动互联网市场反应敏锐,但缺乏成熟的商业公司工作经验,成为开发者之后依然需要一段时间磨练。

  对于初学者来说,学习苹果iPhone开发和Android系统开发成本高。在打算进入这个领域时,首先要有一身行头,如果说开发者要从苹果手机开发上挣到钱,首先他们要在硬件上投资,交这笔不可少的学费。一台苹果的电脑,一台苹果的手机,这加起来一万多元。相比起来,Andorid门槛低一些,可以在PC上学习,而且目前Android手机已经有千元以内的多款机型可选择。iOS系统在硬件上的用户体验可供发挥的空间很大,假如在PC上使用模拟器,开发出来的效果会打折。而且苹果手机应用提交给苹果商店,也需要99美元注册费用。然而在移动互联网之外,如果做互联网方面的开发,初学者就无需再添置额外的设备,因此这也成为一道门槛,在初始之处阻延了新人进入的速度。

  除了学校教育外,对接理论与企业实战的职业培训学校也随着行业需求的增长而逐渐出现。博看文思最早是由iOS手机应用开发和外包公司起家的,在为客户开发外包项目的过程中发现了iOS手机应用的市场有巨大前景,但同时也感觉到自己的开发人才短缺,由于人手有限而不得不拒绝一些业务。于是,出于培养自己的人才的初衷博看文思逐渐走上了培训的道路。博看文思总经理张悦说,目前学校的生源主要是即将求职的大学生,也有一些互联网企业的合作伙伴将员工派到这里进行培训,学习iOS的开发。

  在挑选人才上,雇主看重的是应聘者的潜力与学习能力、工作经验、学习的基础。一般被互联网公司挑选上的大学本科毕业生,iOS开发人员薪水会达到六千元左右,而Android的应届毕业生则会差一千元钱到一千五百元。最终待遇也跟个人基础和能力以及综合素质相关。

  移动互联网一方面引发了对互联网思维的手机应用开发人才的需求,另一方面产业变革与转型本身也对传统的电信和手机终端行业人才产生了冲击,提出了转型要求。

  有诸多公司将没有跟上移动互联网步伐的诺基亚视为人才富矿。诺基亚塞班系统的开发语言是基于C++的,Android开发语言是Java,而iOS开发语言是C。在这几个平台的编程语言中,学习塞班系统平均耗时最长,从一个初学者到上手据统计平均要15个月,而iPhone是6到7个月,Android最短,平均5个月。诺基亚塞班的开发人员有一定的编程训练和实践经验,经过短期时间学习转型至iPhone和Andorid上并不是难事。

  以智能手机代工为主的台湾地区公司,同样需要大量懂得应用开发的工作人员。仁宝总经理陈瑞聪在今年一季度法人会上表示,软件将是公司今年重点发展项目:“规模要从当前的100人,扩充到600人。”由此,台湾厂商在大陆悄然打响了人才争夺战。6月初,仁宝在昆山基地、富士康在深圳基地,都展开大规模软件研发人员的招聘工作。仁宝、联发科、Mstar也纷纷在内地兴建研发机构,招募大量软件研发人才,其中Android工程师成为“抢手货”。

  抉择

  今年4月份,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腾讯发布了一系列与人才相关的举措。马化腾发出内部邮件宣布,今年腾讯员工薪资将普涨,公司将设立“腾讯安居基金”,在3年内为员工提供10亿元无息贷款,帮助员工购房。这也是中国互联网有史以来最大一笔薪酬、期权外的福利政策。而腾讯目前约有1万名员工,仅去年招入的就有3000人规模。在“腾讯安居基金”之外,腾讯还调整了深圳住房公积金缴交比例,以及在员工总收入不变的情况下将年底目标奖金的一部分转移到固定月薪中,以提高员工每月的可支配收入。

  这一系列措施的重点都聚焦于腾讯的人才上,稳定和激励已有员工的工作激情和士气。另一方面,这也对腾讯以外的人才产生了吸引力。好的待遇以及公司对员工的关心,意欲抵挡的可能不是其他互联网巨头的挖角,而是蓬勃而来的创业大潮。腾讯公司有有大量优秀的产品经理和开发人员,在达到一定高度后,大公司内部的上升通道还适合他们所有人吗?

  一些优秀的人才出来创业,是看上眼下这波难得的机会,移动互联网的机会正是其中之一。互联网发展五到六年就会有一波技术转型引发的新的增长空间。“这些出来创业的人,他们感到了这波大潮,要在潮尖上走,在大潮里最有利的地方是在小公司里。此外,大潮来的时候也是大小公司洗牌的时候。”创新工场首席运营官陶宁对《环球企业家》介绍。“创业要天时、地利、人和,大潮来时,天时、地利就准备好了。这时候不出来,就得等个三、五年或者十年。”

  从事iPad上儿童游戏和教育产品开发的启迪派公司打出了招聘广告,明码标价,条件优厚,30万元年薪加股权,寻找iOS项目的技术负责人。当问及启迪派的副总裁莫肇敏为何要创业时,她说除了看好iOS系统上儿童教育和游戏的前景外,一个让她决心创业的细节是,硅谷现在已经很难找到程序员了,而国内则相对更多一些。于是她离开了美国微软回到国内创建公司。

  大科技公司在这种大潮来临之际很可能面临落后和淘汰的境遇,陶宁也以亲身经历来说明这个问题,他推荐了一些在大公司的朋友去移动互联网公司,但并没有被录用,主要是因为这些高管不懂小公司做的这些事。“如果一直呆在大公司,就有可能随着大潮过去了。”像诺基亚或者微软,没有赶上移动互联网的首波潮流,在裁人时被裁掉了怎么办?过往的经验还能从头开始,做新的职业吗?陶宁以这些疑问来解释大变局下留在大公司的风险。

  陶宁的判断是今年移动互联网会缺乏基础人才,而明年将会是高端人才缺乏。原来在为创新工场找创业公司员工时,时常听到的理由是大公司待遇好,而今年依然难找,但理由变成了那些人出来创业了。很多创业公司里大部分都是工作过的人,大学生毕业出来创业的还很少。

  大公司丢掉的是那些从内心想创业的人,还有对工作中一些部分不满意的人,这一方面需要反省,另一方面也无需紧张,人才的正常流动历来如此,大潮时出来创业,泡沫退去后,一些人还要回到大公司中去,大公司就像人才蓄水池,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推动着行业的发展。

  在创业、投资热潮下,除了让有意创业的人看到巨大机会之外,有些小创业公司也在使出各种办法,避开大公司的锋芒,比如以灵活的待遇,薪水加期权的方式,良好的工作氛围和企业文化等大公司难以做出的方式来吸引人才。

  做LBS模式的创业公司街旁网在人才方面一直强调有共同的价值观。创始人兼CEO刘大卫认为:“我们是投资自己,都是去相信一个长期的未来。要是没有一样的价值观,就会有风险。”街旁的员工绝大部分是通过朋友介绍或者从街旁的用户中来的,这也是很多创业公司采取的吸纳人才的方法。创业公司看的是未来的大回报。刘大卫认为:“如果抓住趋势,时间上能等得来的话,一起增长,会比短期内学到的大很多倍。”是否看好未来就是赌自己的学习机会。

  对于是在大公司继续工作还是去创业公司创业,街旁网创始人刘大卫说,没有好与不好之分,是个人自己综合各方面信息判断的结果。“产业改变的大势是一个外界的因素,有的时候,是它激发了某些人内心的种子,而有的时候它也造成了人才的浮躁。”

  其实无论是以任何形式参与应用开发,对于开发者来说现在都是此前从未遇到过的创意勃发时代—这指的并非是未来定会有更多开发团队复制或超越开发《愤怒的小鸟》的芬兰公司Rovio。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在此前的互联网时代,能在全球数千万台电脑安装上自己的产品并获得收益的大多是大公司才有能力做到;而在乔布斯创造出的移动平台中,则是以个人以及几个人的小团队为主流开发者。尽管注定将有数十万应用会处在应用市场排名的后端,并没有太多人下载,甚至最终证明毫无价值,但对开发者来说依然意味着将会有一个个人英雄迭出的时代到来。


电视市场蜂窝移动电视2010年复苏 不可小觑的利基市场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工信部将发布战略新兴产业目录动作股价不景气鸿海现金流不足紧急增发25亿元公司债平板逼宫智能手机:手机或返通信角色半导体中国大陆市场MEMS再传捷报 ST获中国手机龙头订单全球产品公司LED芯片厂商Cree与Mouser签订全球分销协议服务器企业级企业3PAR将其云计算支持扩展至红帽服务器虚拟化CP43报THERMAL ALARM急求助QP242吸嘴切换问题

0.30457401275635 s